支撑位跌穿,豆油趋势转弱

今年1月中旬以来,国内连续近10个月上涨的豆油行情逐渐显现拐点,止涨转跌。结合豆油现货价格参考,截至1月22日午间,国内沿海主要厂商一级豆油现货平均价格约8547元/吨,当日大连地区市场一级豆油主流报价约8310元/吨、天津地区约8370/吨、日照地区约8500元/吨、广州地区约8770元/吨左右,防城港地区约8800元/吨左右,各地较前一周再度降100-200元/吨。那么近段时间国内外油脂油料市场出现了什么消息变化?

  产地棕榈油打响利空第一枪

这轮中旬期间国内豆类油脂行情回落,马棕方面打响了第一枪。1月11日午间,马来西亚棕榈油局(MPOB)公布月度报告,马来西亚2020年12月底棕榈油库存较前月减19%至126万吨,产量较前月减10.6%至133万吨,出口量激增24.7%至162万吨。库存及产量降幅不及预期,出口增幅超出预期,报告整体利多作用不足,报告中性偏空。

随后马来各船运机构再度给出利空消息。1月15日船运调查机构ITS数据显示,马来1月1-15日棕榈油产品出口环比下滑42%,至416,565吨。稍晚另一家调查机构SGS亦报告,马来1月1-15日棕榈油产品出口量环比下滑44.4%,至403,255吨。作为对比,ITS数据显示,马棕前10日出口环比下降35.4%,说明中旬期间马棕的出口降幅加深了。

另外在政策上,马来在1月将毛棕出口关税提高到8%,并计划在2月维持出口关税。而且作为竞争马棕出口市场份额的印尼,1月13日我国外长在雅加达同印尼外长共同会见记者,双方达成一系列新的共识,将计划增加农产品对华出口。这意味着,市场对马棕本月出口需求持悲观态度,下半月各机构数据或难有较好表现,直接利空压制国内油脂板块商品。

  南美降雨改善产量预期

外电1月22日消息,根据周五对13位分析师的调查的平均预期,在种植季节开始时遭遇干旱的巴西有望在2021年收获1.322亿吨大豆,将创下纪录高位,该数据高于12月的平均预估。12月平均预估显示,巴西2021年大豆产量为1.3179亿吨。调查显示,一些地区降雨重现及良好的生产力改善了今年的收成前景。

近段时间国际市场接连传出南美降雨改善大豆主产区干旱天气的消息,使得作为全球豆类大宗商品定价参考中心的CBOT美豆期货价格连续收阴,这也令我国进口大豆理论成本下降。据国家粮油信息中心1月22日数据参考,港口大豆分销价约4180元/吨,较一周前1月15日的4380元/吨下降200元/吨。进口成本下滑抑制国内豆类油脂商品。

 疫情风险下油粕强弱转换

与此同时,中旬期间国内市场完成了从油强粕弱到粕强油弱的转换,契机则是疫情加剧的风险影响。本月中旬开始能明显感到相关新闻增多,疫情出现多点暴发现象,尤其东北、华北地区风险加剧,物流行业受到极大冲击,为防止去年生猪被饿死的情况再度发生,今年在疫情刚有回头迹象之时,多地买家便开始加速提走粕类饲料现货,北方多地油厂豆粕库存迅速下降甚至限提,一度出现广东豆粕发往华北、福建豆粕发往东北的现象。这也使得中旬港口豆粕基差大涨300元/吨左右。油厂理论榨利短时间迅速提高到200元/吨以上,意味着订船较早的油厂榨利更加丰厚,那么在豆油价格上的可让利调整空间变大,跷跷板效应增强,形成粕强油弱格局。

综上所述,市场对产地棕榈油方面的需求担忧逐渐对油脂板块释放利空压力,且南美降雨改善缓解全球大豆供应忧虑,加之国内形成粕强油弱格局,油厂榨利丰厚消耗掉原本春节前豆油的上涨动力,这使得中旬开始,国内豆类油脂行情风险加剧,进入弱势震荡调整期。而从技术面上看,如下图所示,截至1月25日中午停盘发稿时,Y2105合约自去年三月至今年一月的上升通道下轨支撑被正式跌穿,而国内外缺乏足够亮点的利多题材,豆油将转而看空趋势。

不过鉴于国内豆油供应紧张,商业库存14周连降,对豆油现货市场也有挺价支撑,春节前不少经销商反映购销意愿不强,都在观望节后市场。从已有消息来看,今年2-3月山东、华北等地有些油厂有停机计划,且巴西新豆付运因工人罢工及播种延后等因素而大概率推迟上市,一季度中后期国内豆油或许会有波行情,只是现阶段疫情风险、中美新的贸易关系等不定因素较多,节后行情仍需边走边看。建议现货商在月底前维持谨慎思路,刚需采购,以守住去年利润为主。

转发请标注文章链接:https://jg.bkhua.cn/?p=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