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企业参与棕榈油期货需求强烈

境外企业参与棕榈油期货需求强烈插图1

12月22日,大商所棕榈油期货将是引入海外交易商,中国期货品种国际化又迈出坚实一步。目前,棕榈油期货已经成为国内外粮油企业风险管理不可或缺的工具,并对国际市场定价产生深远影响。
在棕榈油期货国际化正式启动前,《期货日报》记者走访了一批国内油脂企业和跨国粮油企业,深入了解工业企业对棕榈油期货国际化的需求。在调查过程中,许多企业表示,棕榈油期货国际化的需求日益增加。他们一致认为,棕榈油期货的国际化将打开国内外市场壁垒,实现国内外棕榈油价格的联动,从而增强中国棕榈油期货市场的全球定价能力。
大商所棕榈油期货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据了解,中国完全依赖棕榈油进口,目前是世界上棕榈油的第二大进口国和第三大消费国。2019年,中国棕榈油消费量超过640万吨,其中60%来自印度尼西亚,30%来自马来西亚。棕榈油期货于2007年在大商所上市,是中国第一个进口商品期货品种。自上市十多年以来,市场运行稳定,大商所已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棕榈油期货市场。
统计显示,2009年至2019年,大商所棕榈油期货年成交量连续多年位居中国农产品期货市场前列。2019年棕榈油期货交易量1.35亿手,折合13.5亿吨,日均持仓42万手,折合420万吨。棕榈油的成交量在全国农产品期货中排名第三,在可比规模上是马来西亚衍生品交易所(BMD)的5.77倍。今年上半年,大商所棕榈油期货交易量在全球农产品期货期权市场排名第二,影响力日益增强。
在大多数市场参与者眼中,大商所棕榈油期货市场是目前全球流动性最强的棕榈油期货市场;棕榈油期货上市后非常活跃,迅速形成了棕榈油主销区的定价基准,体现了中国作为棕榈油大进口国在国际定价中的作用,在国际油脂市场发挥了应有的影响力。此外,中国棕榈油期货市场充足的流动性决定了其市场活跃度高,与国内现货和国外原产地的联动性强,为企业跨市场套利提供了必要条件。
据记者了解,目前中国棕榈油交易商主要使用大商所棕榈油期货主合约价格加溢价进行基差交易,且国内目前衔接较好,期货市场与现货市场相关性较强,大商所棕榈油期货价格对现货有较强的引导作用。此外,与BMD粗棕榈油期货不同,我国24度精制棕榈油更接近国内现货流通的实际情况,也方便企业在不同植物油品种之间进行跨品种套利,为企业提供了很好的套期保值工具。
目前,中国市场对国际棕榈油价格的影响正在逐步增加。怡海嘉里副总经理李冯对《期货日报》表示,总体而言,由于今年疫情的影响,中国棕榈油年消费总量比去年下降了4%。这主要是因为今年国内自用生物柴油需求较少,但食品厂,尤其是方便面和饲料油消费旺盛。同时,由于原料缺乏,直接用于生物柴油出口的棕榈油数量也有所增加。
“外国对中国的市场需求特别乐观。今年以来,全球棕榈油的平衡非常紧张,供应一直在减少,中国的需求在增加。”中粮集团油脂 油脂业务部副总经理侯表示,目前BMD与国内期货市场的相关性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相关企业在关注BMD日波动的同时,也应该关注大商所棕榈油期货市场的走势。
海外企业对棕榈油期货需求旺盛
记者从调查中了解到,很多海外企业长期关注大商所棕榈油期货,对套期保值有很强的需求。他们一直希望以合适的身份进入中国国内市场。但由于缺乏合法稳定的参与渠道,这些企业参与大商所棕榈油期货面临诸多限制。
李新仕食品科技(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方明告诉记者,作为印尼最大的棕榈油出口商之一丁奉集团的全资子公司,他们公司进口的部分棕榈油将用于贸易,市场剧烈波动时需要对冲。但由于外汇管制和no 引入海外交易员参与棕榈油期货交易,企业参与国内期货套期保值有限。
“一般来说,当我们进行风险管理时,我们将在国内和国外运营。本集团在新加坡有一个专注于中国市场的贸易团队,并在中国开设期货账户,以配合国际现货贸易。在操作上,我们将把资金从国外转移到自贸区的资金池,然后在国内账户进行交易。”方明说,由于外汇管制,企业的资本流动很麻烦。同时,由于账户重叠,南京子公司和新加坡公司每年年末的损益难以划分。如果涉及棕榈油期货引入海外交易员,新加坡的交易团队可以直接参与对冲。
正在考虑在中国开展棕榈油进口和现货销售业务的乌克兰棕榈油交易商Avere Commodities SA业务负责人马也表示,目前境外企业参与大商所棕榈油期货的主要限制在于资金的进出,外资企业仍希望资金能够自由进出。“目前公司已经在国内开户,准备开始相关期货交易。”马向异说。
方明还表示,作为海外企业,丁奉集团欢迎棕榈油期货国际化,并有强烈的参与意愿。如果能开通境内外渠道,海外企业参与国内期货交易会更方便,大商所还能为海外投资者提供更具流动性的棕榈油交易平台。
北京合益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周也对记者表示,包括AAA和集团在内的马来西亚和印尼大型棕榈油交易集团早就在中国棕榈油市场部署,他们参与期货市场的积极性很高。此外,马来西亚和印尼当地中小种植户和小油厂也非常愿意参与大商所棕榈油期货。
记者了解到,目前海外棕榈油企业主要使用BMD棕榈油期货进行套期保值,但市场交易规模有限,BMD活动不足,影响了很多企业的套期保值效果。春金投资(中国)有限公司总经理郑运超告诉记者,作为新加坡最大的棕榈油加工生产企业之一,春金集团一直参与BMD交易,主要目的是套期保值,占公司总交易量的30%。但由于BMD市场活跃度较低,对冲效果比较一般。
“如果一些海外公司在中国没有分支机构,它们就不能直接参与大商所棕榈油期货交易。我们的许多供应商都在努力对冲头寸,因此他们在销售商品时相对谨慎。”侯对说道。
随着棕榈油期货即将开始国际化,郑运超表示,春金集团将多一个棕榈油套期保值交易的工具和渠道。由于大商所棕榈油期货市场交易活跃,相信套期保值效果会更加显著,对公司运营有很大帮助。
“引入海外交易员参与棕榈油期货将为我们参与国内期货交易及相关现货交易提供更大的便利。”马向异说。
李冯还表示,引入海外交易员参与棕榈油期货交易将进一步加强国内外价格的联动,期货活跃月份将不再局限于“1、5、9”合约,这将有助于企业对冲更接近进口的成本。“对怡海嘉里来说,由于集团的棕榈油行业遍布中国,对冲的需求很大。预计在引入海外交易员之后,市场将更加活跃,套期保值更加灵活,额度更加宽松,有助于满足集团的套期保值需求。”他说。
棕榈油的国内外市场将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记者了解到,棕榈油期货的国际化不仅可以满足海外企业的套期保值需求,还可以进一步促进大商所棕榈油期货价格与国际价格的融合,从而使中国期货市场成为东南亚乃至全球棕榈油定价的基准。
商界人士认为大商所棕榈油期货的国际化将促进棕榈油产业链企业参与国际市场,并找到有利的价格进行套期保值。未来,国内外企业可以选择最佳价格进行套期保值,以避免价格波动的风险。同时,引入海外贸易商的参与可以促进国内和海外棕榈油价格之间更紧密的联系。
从今年棕榈油价格走势来看,李冯告诉记者,由于疫情,年初以来人流减少,对餐饮等行业影响较大,消费受到抑制,棕榈油价格大幅调整。下半年,随着疫情得到控制,我国产区消费补充和减产,棕榈油价格全年呈V型走势,现已回到2016年以来的高位。今年,棕榈油的外部趋势与国内市场相同。总体而言,内外市场呈现联动趋势。
“由于中国不生产棕榈油,完全依赖进口,棕榈油生产企业的市场参与度不够,使得整个产业链形成一个碎片化的状态。”周说,具体来说,BMD价格反映了当地的供需情况,而大商所棕榈油期货更能反映中国的需求。这就导致了今年下半年两个市场的上涨趋势虽然是一样的,但是国内价格上涨的速度并没有BMD快,国内盘面价格对应的是BMD,一直处于打折状态,从而形成了倒挂盈利。
侯还表示,目前,全球棕榈油市场并不是一个兼容的市场,更多产地的头寸无法在国内市场得到反映,国内市场也无法充分反映行业供求的整体变化。因此,对于中国棕榈油贸易商来说,也需要一份非常清晰的原产地价格信息指南。
中粮集团油脂对冲交易部副总经理齐谐表示,目前,一方面,印尼在全球主要棕榈油产区的产量、库存和出口数据不及时,国内企业只能参考滞后数据,凭主观判断进行交易。另一方面,中国的期货市场更多的是国内的参与者,很多印尼和马来西亚的供应商都没有参与的渠道,所以无法将主要产地的一些实时供求变化准确的反映到国内市场。
“如果我们能够引入外国投资者的参与,使国内外企业能够在全球市场上充分交流信息,这将促进中国棕榈油期货价格发现功能的进一步发展,促进市场稳定和市场监管。效果。”齐谐说。
考察期间,商界人士还表示,棕榈油期货的国际化不仅可以增加企业的套利路径,还可以促进期货和现货的紧密融合。通过参与国内棕榈油期货交易,海外企业也可以大大增加中国的现货交易量,使中国的棕榈油供应更加活跃和充足。同时,随着原产地信息、交易信息和技术信息在中国期货市场的反映,中国的话语权将进一步增强,定价基准将转移到中国。
周告诉记者,棕榈油期货的国际化是为了提高印尼和马来西亚的种植者、精炼者和压榨者对大商所棕榈油期货的参与程度,使国内价格与国际接轨,确立中国定价基准的地位。
“引入海外交易员参与棕榈油期货交易,将促进期货价格的公平,改变期货价格的倒挂。”周表示,要吸引国外生产商和加工商参与国内期货市场,甚至进一步参与棕榈油期货的基础交易。

转发请标注文章链接:https://jg.bkhua.cn/?p=419